阅读新闻

反叛与游牧:城市经验的炼金术

[日期:2015-03-20] 来源:湖南省油画学会  作者:湖南省油画学会 [字体: ]

赵一浅——时空监察

    观者会注意到,在赵一浅的作品中人是缺席的,被隐匿在了物的暗面,他将钟表、广告牌以及一系列物体定义成为人,让它们占据了人的位置。对物的迷恋源自于赵一浅对接社会的方式:什么是世界万物的实质?同类物品表象相仿,但历经了时间与空间的切割改造,最终成为除了命名相似之外迥然的异体。赵一浅遗弃了物品自身的视觉经验与功能性的定义,借由二维平面与立体空间交错浮现,最终物品从社会表征概念中挣脱出来染上情绪与病征,他则从物体中追捕着时空的行踪。这意味着,诞生法定了万物的存在,这是另一个世界的游牧生活,而绘画是这个世界的大门,赵一浅扭开了钥匙。

问答|赵一浅

世界始终相接相扰

赵一浅:1982年出生于辽宁沈阳。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现生活工作于北京。

问:你如何看待“故乡”?现在生活的城市与故土的差异在哪些地方?

答:差异很大,性格,大环境等。我理解的北京是一个中国的汇总,有北方的“豪气”与南方的“严谨”,我称之为新的中国人。

问:常年他乡生活,“远游”在你而言是种什么状态?

答:我都没有远游感,我认为哪里会让我感觉到安全哪里就是我家,这种安全建立在能够相对安全独立思考的地方,可能在所谓的故乡一样会遇到同样的问题吧!

问:这种游移的形式是否会影响到你的创作和生活?为什么?

答:会有,不安全感下会去寻找安全的可能性,也是种新的思考方式,从而会有创作的可能性 !

问:你如何看待中心城市、地域化、国际化这种格局词汇?

答:相对地理人文经济等优越条件必定产生地域差异化,比如北京就是-中心城市,国家化大都市。差异化会提升整个原有大环境的秩序!

问:这是个移动+互联的时代,距离不再是阻碍,但对你来说客居他乡带来的困扰是什么?

答:我没有困扰,人类从诞生那天就在不断移动,移动首先是主观性对原有环境的不满足或对新的未知世界的挑战,这是一部进步史!

问:你近期艺术创作的兴趣点在哪里?又是什么问题成为障碍?

答:还是关于事物存在的关系吧,从物像的不同来引申到人的思想,阻碍是自己给自己设定的,这也是可能性的出发点!

问:你对现在常见的那些“当代艺术”怎么看?

答:当代艺术应该是发生时吧,但当下发生的事件多而乱容易简单形势化吧。

问:关于你这次的参展作品,你认为它们生效吗?对于谁?在哪个领域?

答:我认为艺术作品首先是可以感动自己的,感动自己且可以让观者呼应便起了效,我作品中的元素来源于生活但又放大细节。

问:在异地的生活创作经验,对于你的“故乡”,是割裂的还是如何溶合?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答:不会割裂,不光自己,整个世界都没断过,只有你在不在意,但它们始终相连接相干扰。

问:如何理解展览主题“反叛与游牧”,哪个词汇更符合你的状态?或者有更恰当的是?

答:在我看来它们不冲突,相互对立又相互依靠,看起来字面像是为了原有的社会下的反叛去游牧一个全新的环境,但你意识到哪了你就到哪里,到了最高处可能哪里都一样了

赵一浅

绘画装置

2010-2012

这个世界  20cmx20cmx100cm   布面油画 2010 

这个世界 局部 2010 

游走于不同地区国家,大多数人对于一个未知的国度或者地区关注的都是一些名胜或者古迹,但我不同,我的关注点更在乎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发展,这种发展有部分是与历史相关的,有部分是体现这个世界进程的,而更打动我的是路上随处可见的广告牌。

在眼下我們生存的時代,经济主导者世界,品牌形象代表一切, 而这些广告标牌正是他们对外宣传形象的一种方式。每个国家的感觉表面其实都有点相似,但你如果仔细观察和思考的话,他们存在着很多区别,这种区别有些来源于简单视觉审美方式,有些来源于社会不同历史背景与习惯,有些来源于社会某种产业发展的进度等等,但他们共同的一种目标就是追求高额的利润!西方资本社会经济的相对健全, 但在知名品牌風光行銷全球的背後,其中的工人大多数人无法分享公司的高额利润。而中国社会主义经济的表面飞速发展而带了一系列问题,问题不仅表现在一些对西方品牌方式复制的现象,表面的复制一味去谋取高效的经济利润,而忽视了自身民族的文化,大众一样在付出更多的劳动而不能获取相对多的利润。

我觉得在现今的金融环境下品牌应更追寻的是一种内在的文化,而不是一味在标榜所谓的经济价值,从而每个人去真正发挥自己的价值,而且会得到相应的经济价值,这样人类会更积极更主动的把世界的内在充实,外在稳定有规则的加速运转!

赵一浅  2010.10.20

在.不在.时间    绘画装置 2012 

时间是人类用以描述物质运动过程或事件发生过程的一个参数, 在我的记忆,童年是青涩的,历史阶段的特殊性,思想的禁闭和物质的匮乏是那个时代不可避免的问题。我们可以见到和学到的“新鲜”是很有限的,但我尽量去发现身边的事物,去把它放在当时的大环境下去分析,这种对物的“迷恋”在我的记忆里占据颇大的重量,于是我开始“收藏”起这些物,这些看似表面简单但意味深远的,对物的记忆。

时间在按照有规律的节奏行进着,当下社会思想,物质和信息量的丰富,事物已经不简简单单按照原有的规律进行着,常会反思过去的“时间”,它是一个“物”,可能存在,也可能根本就不存在,我们在一直追忆,也不断的遐想未来的“时间”,于是我用我的方式,用画笔一笔一笔的叙述着这段“时间”,每一笔看上去是一块色彩,但更是一种情感,我把这思维中的点滴情感堆积成我对这个“时间”的诠释,这更像是我对那些“时间”背后“物”的收藏。

它可能是一个弹不到头的琴,一首弹不完的乐章 ,一个永不停止的时钟,有过去时可追忆,更有未来时可遐想。

赵一浅

推荐 打印 | 录入:莫晓小 | 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