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新闻

反叛与游牧:城市经验的炼金术

[日期:2015-03-20] 来源:湖南省油画学会  作者:湖南省油画学会 [字体: ]

宋鬼聿——暗夜领主

对于人处于社会系统中的相互关系、人与其生存环境依存拒斥特性的持续探讨,是宋鬼聿作品内在的线索。由于他的创作根源于人类存在主义的母题深入,故而在最终呈现时刻必然弥散出来自深渊的光芒,这决定了他以往的绘画系列以及现今的材料实践都笼罩在一种迷雾与诡异的阴影中。宋鬼聿试图将人与人群从具体形象和特指中分离过滤来获得纯粹的答案,这让他的作品产生了一种陌生的疏离感,并随着统领者探索的前行而更显隔膜,这种在艺术独特性上的自我超越,实际上就是一种创造力,通过艺术的实验特意地为我们所习惯的创作方式带来障碍,使我们逾越这种习惯性。

问答|宋鬼聿

视觉背面的能量反思

宋鬼聿:1975年出生于湖南,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四工作室,现生活工作于北京。

问:你如何看待“故乡”?现在生活的城市与故土的差异在哪些地方?

答:“故乡”对于我意味着是个起点,伴随成长,原始的精神积累过程。最大的不同就是我现在居住的城市北京,艺术工作者,各类展览很多,交流面比较广和方便。

问:常年他乡生活,“远游”在你而言是种什么状态?

答:某方面也是一种自由,这种方式是自选的,享受和承担选择的代价。 

问:这种游移的形式是否会影响到你的创作和生活?为什么?

答:我相信个体深层处有某种秉性是很难变的,这种秉性会自然的引导你对外界作出选择。不同氛围环境释放出各类的信息及可能性,这些可能性有良性的也有造成压力的,于创作,吸纳与疏理过程也是某种创作方式的完善或是锻炼。每个个体的体验感不同,于我,有它的意义。  

问:你如何看待中心城市、地域化、国际化这种格局词汇?

答:有吸引力自然会形成区域聚集地,能吸聚更多的精英资源的区域自然会形成某方面中心,国际化无非是这区域的输入输出能量足以达到更大的层面。这种能量有个体的因素也包含了整体的倾向。

问:这是个移动+互联的时代,距离不再是阻碍,但对你来说客居他乡带来的困扰是什么?

答:没法常爬家乡的岳麓山,品地道的家乡美食。 

问:你近期艺术创作的兴趣点在哪里?又是什么问题成为障碍?

答:我对深入进去的事物感兴趣,比如:莫名的一个洞,视野的******关系,纵深感,让视点进入画面中去,从一个小点散发或万物万事规于一个方向一个点,归宿之点。我尝试将人物景物或历史事件如分子阵列似的重新排序组合,而且一直在探寻新的材料。每件作品都很艰难,比如材料的加减取舍。  

问:你对现在常见的那些“当代艺术”怎么看?

答:不明确你指的"常见"是哪些艺术家或作品,对“当代艺术”这个概念也不想纠结。从个人,我认可那些具实验性个人特质强,感染影响力强的作品和艺术家,比如克里斯托弗的包裹德国国会大厦,比尔奥唯拉的影像,基弗的作品等,深沉而蕴含爆发力,视觉背面的能量反思。个体喜恶不同,我可能更倾向那些带悲剧色彩的作品。 

问:关于你这次的参展作品,你认为它们生效吗?对于谁?在哪个领域?

答:这次参展的作品是2012—2014年这一阶段的探索,我在尝试运用新的材料。我理解为:在这批作品中,我尝试用不稳定的臌胀材料和泥沙颜料镜面,通过繁复的加法意国呈现最简单的图示,并呈现出来雕塑感的架上作品。这是我创作过程中的探讨,于我是有意义的。其它的“生效”我不能明确是什么。 

问:在异地的生活创作经验,对于你的“故乡”,是割裂的还是如何溶合?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答:让“故乡”这个概念更精神化,抽象化。我并没有感觉到割裂,而是外界新鲜信息的交互汇总让“故乡”这个摡念和情感更丰富立体。

问:如何理解展览主题“反叛与游牧”,哪个词汇更符合你的状态?或者有更恰当的是?

答:于我而言“反叛”是指创作的基本精神姿态,是创作者必备的,创作过程中是不断反思,肯定和否定,解构和结构的过程。"游牧"则是围绕创作进行的方式,在迁移的过程中不断吸取贮存转换能量的需要,不仅仅是地域概念的迁移,还包括个体精神的成长。从我个体讲我更倾向“备井离湘”的概念,"备"是指储备蕴酿,“井”是能源力量,“湘”是我的起点成长之地。比如之前提到“故乡”。

宋鬼聿

作品系列

综合材料

2012

《巢。时刻》180cmX200-综合材料-2013-宋鬼聿

《归宿之地-红》-180x200cm-综合材料-2012年-宋鬼聿

《归宿之地-绿》-180x200cm-综合材料-2012年-宋鬼聿

《归宿之地-紫》-180x200cm-综合材料-2012年-宋鬼聿

《归宿之巢》-200x250cm-综合材料-2012年-宋鬼聿 

《夜》-200X250CM-综合材料-2012年-宋鬼聿

《昼》-200X250CM-综合材料-2012年-宋鬼聿

艺术家自序

《归宿之地系列》文本

材料:综合材料,发泡胶,丙烯,泥,沙。

年代:2012年一一2014年

一直以来我对人与人,人与环境这些主题感兴趣,《归宿系列》是2012到2014年这段时期我尝试用新的材料来突破,这批作品我尝试探讨个体与整体倾向的关联关系,随着具体每个泡沫的不断累积过程中,每个个性个体之间的差异逐步转向整体的倾向性。

创作的过程可能更能阐释我的初衷。

1首先,选择的是一种不稳定不大好控制形体的澎涨发泡材料,这种材料由于用量时间和空气的各因素影响,固化后的形态大小都不确定。

2从画面的第一个泡沫开始,不断累积,不同大小形状性质的累积。

3过程中一直是加法,但,不断的增加到一定的程度所呈现的越来越整体,杂乱的堆积形成相互特性关系的扺消,最终形成的是整体形态的减法,或者说这便是我一直要寻找的整体和最终的倾向性,回归某种抽象的根本。

 

4也许它是个洞或深淵或仅仅是某个不知名的点,是不是什么?这取决于观者自身的姿态和角度,我只是想思考在一个整体中如何区分出个体的特性,或个体的特性如何形成整体的倾向。

推荐 打印 | 录入:莫晓小 | 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