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新闻

反叛与游牧:城市经验的炼金术

[日期:2015-03-20] 来源:湖南省油画学会  作者:湖南省油画学会 [字体: ]

舒昊——破镜人

媒介和材料的属性对于舒昊而言并不是必需品,报纸、绘画、镜面,乃至刻意选择了在审美意义上庸俗的浮华画框,都带着对于臃肿社会系统的讽喻。选择报纸这一媒介之后,“日课”就成为一种智性与现实的日常战争,舒昊对社会事件怀有极强的关注与穿透力,并毫不掩饰的将个人价值判断置入创作中,观众在审阅图像时能够轻易体验到这种对主流价值恶狠狠奚落的快感,然后下意识地将自我归类成为价值先驱者的同列。然而,当镜面将观者反射在地面被自己践踏,我们是否能够察觉舒昊嘴角的那抹嘲笑:“一个也不放过”?

问答|舒昊

个体的格局咫尺天涯

舒昊:1973年生于中国重庆,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居北京。

问:你如何看待“故乡”?在北京的生活与故土的差异在哪些地方?

答:“故乡”就是从小生长的地方。北京的生活与北京的天气一样,风大一些,凉点…有时候看得宽点…

问:现在回到故土生活,如今“远游”对你而言是种什么状态?

答:“远游”你指的是到北京吗?我在北京呆了八年,某种程度也可以说是回去。

问:这种游移的形式是否会影响到你的创作和生活?为什么?

答:是的,我的创作和我生活的状态是同步的。

问:你如何看待中心城市、地域化、国际化这种格局词汇?

答:如果个体的格局够大,就可以“咫尺天涯”

问:这是个移动+互联的时代,距离不再是阻碍,你认为客居他乡带来的困扰会有哪些?

答:某些时候的动荡感吧。比如在各种情况下,我在北京被迫搬了好几个工作室,相当影响生活和创作。

问:你近期艺术创作的兴趣点在哪里?

答:作为个体的体验一直是我的创作的重要线索,这几年的作品和社会有一些关系。在这纷繁芜杂的现实中,我希望能够更平静的观察与思考。

问:你对现在常见的那些“当代艺术”怎么看?

答:这个题目太宽泛了,“当代艺术”的边界太模糊,呵呵!

问:关于你这次的参展形式,你认为它们生效吗?对于谁?在哪个领域?

答:我认为有意思才会这样做,“生效”看怎么界定了。对于“谁”和“领域”还没有认真想过。

问:在异地的生活创作经验,对于你的“故乡”,是割裂的还是如何溶合?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答:两者皆有,后者更主要。我是在重庆出生,成都长大,重庆读大学,先在成都画画又去了北京,先在又回来。“游移”貌似一直就是我的主旋律!

问:如何理解展览主题“反叛与游牧”,哪个词汇更符合你的状态?或者有更恰当的是?

答:“寻找”。

舒昊

日课系列

综合材料

2012-2013

 

 

《瓜的-Melon》(《毛公砣-铁质-秦早期-出土时间待考》《西瓜》《西瓜汁》-2013综合材料-65X112.5CMx3

《红星-Red star》2013-综合材料-52X56.5cm

《族徽-Family emblem》2013-综合材料-47X52cm

《锥子-Awl》2012-综合材料55X60CM

《这不是艺术-This is not art》2013-综合材料-Oil on paper-54X58cm

《嗯,没有谎言是幸福的-Ah, there is no lie is Happiness》-2013-综合材料-67X71.5cm

艺术家自序

总的说来我算是个怕麻烦,向往内心平静的人。我之前作品是偏于自我的语言实验,追求的是有品质的境界。但在2011年末发生了比较大的转变。变化始于微博,此前被怪力捂着的窨井盖子里面的枯枝败叶、珠光宝气、金玉良言、污言秽语、血雨腥风混杂发酵膨胀。而今技术的革命掀起一条缝隙,成分复杂的气体随之喷发出来,我被熏得头昏脑胀。当看到自己吃穿住行都带毒的时候,突然发现只向内观看是很荒诞的。

推荐 打印 | 录入:莫晓小 | 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