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新闻

“绘心·绘色”

[日期:2013-09-25] 来源:湖南省油画学会  作者:湖南省油画学会 [字体: ]

主办单位:湖南省油画学会

承办单位:于斯空间艺术中心

学术主持:周功华

开幕式时间/2013年10月12日(星期六)下午15:30

展览时间/2013年10月12日--2013年10月26日

展览地点/长沙市曙光北路119号曙光798城市体验馆1栋3楼于斯空间艺术中心

 

                                                                “绘心·绘色”——序

                                                                                  周功华

   多元主义的盛行意味着风格主义的失效和现代主义的终结。后历史时代,艺术终于可以扔下沉重的包袱,摆脱观念的羁绊,轻装前进。艺术再一次开始复归于人性,回归于本体。

   对于当代艺术来说,无论选择何种方式表达,其意义不再是形而上学的永恒,而是主体的在场与灵魂的交互感应,是一种在场的体验美学。很显然,艺术的维度已经开始悄悄发生变化,从外部转向内心,从历史走向现实,从经典走向经验。

   因此,重要的不是艺术,而是艺术家。艺术成为了艺术家自我灵魂的救赎,艺术的状态即是自我生活史的呈现。从这个意义上说,以“绘心·绘色”为名的青年艺术家油画联展,其意义便有了一种超越绘画本身的价值,而指向了一种心灵的真实。

   正如中国古代思想家陆象山所言,“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艺术的东西方差异必将在人性的复归与心灵的共鸣中破除壁障。无论是油画还是国画,都将在主体心灵中升华为人性的自我关照与精神超越。无论是“绘心”还是“绘色”,都是自我心灵的真实呈现与自由表达,心之所向,即艺之所道。

   此次青年艺术家油画联展,共集结十一位艺术家。他们虽然同居一城,甚至共同发起成立了一个号称“726”的据点,经常相互观摩相互切磋,却以差异化为艺术的出发点,以个性化为艺术的基本准则,因此,在风格样式上无一雷同,在艺术方法上各自有招。他们以不同的艺术取向确立各自的探索目标,力图用自己独特的语言方式表达属于自己的内心经验。然而,在通向艺术的终极道路上,他们却殊途而同归。真所谓,君子之道和而不同。

   方新飞画笔下的女人个个充满着朦胧的诗意,她们或立或躺,或惬意的闭上双眼,宁心而静气,闲情而逸致。然而,在她们的身影背后却总是弥漫着一股尘世的硝烟,挥之不去的浮光流彩时常搅动着一帘帘青春幽梦,看似和光同尘,却又有一种出污泥而不染的清纯。方新飞的艺术有着清新而浪漫的格调,同时也多少流露出一种淡淡的感伤与超然。

   高广斌的艺术立场鲜明,对拜金主义的批判是他艺术创作的根本主题。他的艺术视角是伦理学的,他的艺术语言是后现代主义的。高广斌以中国传统钱币符号作为隐喻的基本元素,以中国传统丧葬仪轨为视觉联想,把纸钱与纸花无序堆叠在一个平面上,利用颜色的强烈对比以及黑白光影的冲突关系,制造出一种看似纸醉金迷的幻象,更有一种粉饰后的苍白与恐怖的怪诞。

   江巍的风景画不是一般地对景写生,也不追求现实的光色表现,而是在抒写一种对自然的独特体验。他喜欢利用大******宽视角来经营画面,意图能够囊括天地,尽显自然生机,与其说是风景不如说是大剧场,所有要素都服从戏剧化的主题来加以处理,或夸张或陪衬,或对比或烘托,叙事与结构互为表里,浪漫与象征相互交织,给人一种崇高、厚重、冷峻和神秘的感觉。

   刘杰明并不刻意选择题材,他常常将自己生活世界中的“物”作为表现的对象。无论是一片风景,还是一粒种子,一个果实或一个玩具,这些生活中最为常见之物,在他的画笔下却化作了有情的生命存在,在一种纯净而空灵的画面中,传达出宇宙的宁静与生息。“物”与“悟”构成了他艺术的双重关联,他成功地将禅意的生活方式融入到油画艺术语言的表达之中。

   刘平是一位非常感性的艺术家,其作品在看似轻松的笔调中,却有着震颤的视觉感染力。他的艺术显然属于表现主义,似乎夹杂着波洛克、蒙克抑或德库宁以及贾柯梅蒂的影子,却无法看到丝毫模仿的痕迹。刘平的表现主义属于自己的原创,他那千丝万缕相互交叠的率性线条和强烈刺激的互补色彩的使用,无不增强了其作品的表现力,传达出一种人性的孤寂与虚无。

   刘峥嵘是一个善于观察生活和喜欢独立思考的艺术家。我怀疑他是从房屋拆迁的废墟中,那些裸露的钢筋铁丝让他获得了创作灵感,他把这些铁丝元素化了,并用来进行对风景的重新编码。因此,他的这一艺术行为不仅实现了语言方法论的跨越,同时又蕴含着深刻的社会学意义。他的风景除了视觉的审美意义之外,留给人们更多的是一种时代变迁的记忆感伤。

   柳建超的艺术试图通过一种宗教的视角来唤起人们对于自我的理解与精神的超越。他借用佛教符号以及绳索的隐喻来展开画面的叙事,同时又透过作品的标题来凸显主题,将艺术与悟道合二为一。他的艺术语言属于超现实主义和形而上画派,他的艺术立场带有某种温和的批判色彩,其目的在于透过审美引导人们摆脱观念的束缚,从而获得真正的心灵解放。

   毛锎有着非常深厚的古典情结,他崇尚文艺复兴时期的审美理想,他的艺术充满着神性的光芒与人性的温情,人间即是幸福的天堂。真是恨不得早生五百年。于是,“梦”成为了他的潜在主题,而对世界的“爱”却仍然是那样执着。他的艺术以古典写实的手法,将具有象征价值的物象进行图像的拼贴,在一种超时空的关联中建构一种隐喻的意义结构,或关乎宇宙生灵,或关乎生命大爱。

   胥远香的作品充满着童话般的欢乐与温馨。一只小猫,一瓶插花,一块花布,一张桌椅,一棵小树,这些生活中的日常物件,经过她的丹青妙手的组合与挥洒,顿时化作成诗意的美妙意境。她以优雅的色调和构成性的空间分割方式,把画面经营得极富视觉美感。对于胥远香来说,“诗意的栖居”不再是一种空想,她把生活的理想全部转换成了艺术的篇章。

   余  慧的作品初看起来充满了宗教的神秘感,进一步考量却发现存在一种精神的焦虑,这种焦虑恰恰来自于人性与宗教的冲突。余慧将二者同时呈现于自己的画面,究竟是想要表达对宗教的反叛还是一种理性的拷问呢?虽然我们无从知晓,却正是作品意义之所在。常言道“万法归宗”,人们却忘记了万物应该归源的基本前提。在我看来,余慧作品的深层含义应该是天、地、人的内在统一。

   邹时丰以令人信服的绘画表现力,将工业时代的废墟化作了当代艺术的最后晚餐。在带着伤感与哀婉的表达中,这些“残山剩水”刻录着历史的记忆因子,共同敲响了现代主义的丧钟。世界再一次华丽转身,同时,人类又再一次迷失于全球化与信息化所制造的新的景观幻象之中。这究竟是历史的吊诡,还是人类文明的宿命?于是,我们扪心自问,艺术何为?艺术家何为?

 
推荐 打印 | 录入:莫晓小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