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新闻

张晓刚:在四川美院时差点想退学

[日期:2013-05-08] 来源:湖南省油画学会  作者:湖南省油画学会 [字体: ]

        相对于在学生时代就已经成名的同班同学罗中立、高小华、程丛林等人,如今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炙手可热的张晓刚可以算是“大器晚成”。3月31日,专程从北京赶回重庆参加川美77级、78级校友会的张晓刚特别    高兴,拿着一个包着磁带形状外壳的手机四处拍照。

 

                                                  “我是不是顶了别人的名字上大学”

      “能进川美读书,就像老天爷给我发了一个大红包。”张晓刚对记者说,他可是考进77级油画系的唯一一个云南考生。

  1977年高考之前,张晓刚的专业成绩并不是特别突出,“我当时最大的希望就是考上云南艺术学院。”

  填志愿时,张晓刚第一志愿填了中央美院,第二志愿填了四川美院,第三志愿填了云南艺术学院。“前面两个志愿都是乱填的,因为觉得自己根本没戏。”

  结果,在高考第二榜里,张晓刚找到了自己的名字,“我乐滋滋地跑到云南艺术学院去报到,没想到,工作人员却告诉我,新生名单中没有我的名字。”

  这对张晓刚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他回到昆明市招办询问原因。隔了一天,工作人员才告诉他,录取通知书已经寄到一个月了,工作人员独独把他的遗漏了。

  “我打开录取通知书一看,上面竟然写着我被四川美院招收了。”时隔多年,再次回忆起这一幕,张晓刚仍然很兴奋。

  背着行囊,年轻的张晓刚来到川美读书,“可是,我心里一直背着一个思想包袱——招生办的人是不是搞错了?我是不是顶了别人的名字来上大学。”

  直到两三年后,张晓刚在学校遇到当年负责云南地区的招生老师,对方问他:“你就是云南那个张晓刚?”他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1981年,张晓刚在四川美院画室留影。

  画大卫石膏像只得了65分,差点退学

  在川美安顿下来之后,张晓刚到各间宿舍串门,他发现许多同班同学已经是有名的画家了,包括程丛林、罗中立、何多苓、高小华。

  “他们的水平太高了,我觉得我当时在班上就算基础最差的那种学生,没有信心。”张晓刚说。

  张晓刚坦率地告诉记者,“我还记得有一次老师让我们画大卫的石膏像,我只得了65分,是全班最低分,其他同学都是85分以上。我估计老师打这个65分,也是属于照顾情绪性质的。”

  同班同学很快就创作了一批“伤痕”题材的作品:程丛林的《1968年×月×日雪》、高小华的《为什么》、何多苓的《春风已经苏醒》、罗中立的《父亲》,都在全国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同学们的成就,让本来就不太自信的张晓刚越发显得落寞。他甚至想到退学,“感觉压力太大了,我给大哥写了一封信,想退学。”

  毕业创作没通过审稿批准,只好画在了牛皮纸上

  到大学4年级的时候,张晓刚开始有一些真正的自己的想法,“但仍然得不到老师的认可”。

  临毕业时,要进行毕业创作,“为了让我过关,老师建议我画两件毕业作品,一件写实的,一件变形、夸张的。但我觉得艺术不是‘x+y’。”张晓刚的想法得到了78级的同学叶永青的鼓励,“那时我很孤独,叶永青对我的支持让我很感动。”

  受到梵高、米勒的影响,张晓刚去四川阿坝藏族地区体验生活,回校后,他创作了毕业作品《草原组画》系列。

  当时毕业创作需要经学校审稿批准,通过以后,才发给画布、画框和颜料。张晓刚的草稿没通过,于是,他把画画在了牛皮纸上。

  “尽管在川美时我不是最优秀的学生,但我对川美的感情却是发自内心的纯粹的感谢。”张晓刚说,川美,给了他一个“脱胎换骨”的机会。

 

 

推荐 打印 | 录入:莫晓小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