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新闻

反叛与游牧:城市经验的炼金术

[日期:2015-03-20] 来源:湖南省油画学会  作者:湖南省油画学会 [字体: ]

论坛时间FORUM|2015/3/21 14:00

开幕时间OPENING|2015/3/21 16:30

展览时间DATES|2015/3/21-2015/4/20

展览地点ADDRESS|湖南|长沙|岳麓区五星小区

主办方ORGANIZERS|湖南|长沙|力美术馆

策展人CURATOR|袁霆轩

学术主持主持COMPERE|郭赟

出品人PRODUCER|黄礼攸

艺术家ARTIST

刘可|刘旭东|欧劲|舒昊|宋鬼聿|文鹏|喻旭东|赵一浅

Liu Ke|Liu Xudong|Ou Jin|Shu Hao|Song Guiyu|Wen Peng|Yu Xudong|Zhao Yiqian 

展览总介:

反叛与游牧

城市经验的炼金术 

文/袁霆轩

随着文明的演变,人类的活动半径无限扩大及至边界消失。环境深刻的影响着我们的思维方式与行动模型,空间和时间层面的限制被文化涵化动摇,这在当代艺术领域有着怎样的影响,是这次展览关注的课题。生存领域的扩大给予了个体选择的自由,而抉择带来的是更多的迷径,通过无数次抉择,历史最终呈现出今天的面貌。选择通向离去,这在时间意义上,空间位置上,思维理念上,命运追寻或者生存价值中,都是对上一个原点的反叛,梳理出这条逻辑,我们会发现背井离乡是当下人类境遇的征喻:互联时代人类在各种层面游牧存在。

基于这样的缘由,我们在众多艺术家与作品中判断选择这八名青年艺术家,组织了这样一次综合展览。在整个展览的主题之下,策展人以作品为依据判断标记出了每个艺术家在这个展场中的内在身份。在这里艺术家的个体身份与其作品同样重要,展览的目的并不在于如何生产艺术品,而是选择了这种生活方式之后如何发生了对生活的回应。这是一个提示:你终将成为怎样的你。这样一个展览对于策展人、艺术家和美术馆都是一种尝试,我们想通过展览,来呈现一种在貌似纷乱无章的时期,艺术家个体日趋复杂的城市经验在夜郎式的意识沉疴之上,炼就了怎样的价值微光。

 

游牧之心  

文/郭赟

没有人愿意过居无定所的游牧生活,游牧只是为了寻找更好的草原放牧而不得已为之——是谓“逐草而生”。随着工业文明及现代文明的发展,游牧文明已经逐步走向消亡。但本质上而言,无论历史的车轮驶向何方,蓦然回首,现代人在大时代中轰轰烈烈且不可避免的城市化进程中依然保留了潜意识里最原始的游牧之心。城市的确取代了草原,而游牧之心却从未改变——当然,城市游牧显然更多的是一种文化与心理上的自我放牧。不过,有意思的是,草原游牧族是一个没有根的民族,而城市游牧,却未必如此。城市游牧的起点,在于不同文化族群的集体意识,而其终点,则充满变数。从这点上来说,文化游牧族对故园的留恋及对新文明的若即若离的心态颇值得玩味。

1978年肇始,中国轰轰烈烈的现代城市化进程不过三、四十年历史。中国现代艺术大抵同步,而其发端,也正是文化上的游牧。当时还没有职业艺术家的概念,但时代高墙坍塌之后自由之风劲吹,艺术青年们迅速发现了新大陆,新艺术团体、艺术思潮和艺术流派很快风生水起,因此有了“星星美展”、“厦门达达”、“八五新潮”等艺术运动,他们是中国当代艺术中最早的游牧族群。尽管他们之后被名之以“后殖民”,但在大时代里,带着镣铐跳舞已经是他们时代的浪漫。由此可见,游牧也许并非因为前方有更好的草原,也许只是为了离开满目苍夷的故土,试图寻找他乡的桃花源。换一种说法,在跳槽要开介绍信、离乡被当做盲流、恋爱被严打的后文革时代,与其说是游牧,不如说是反叛——叛逃一成不变的既有世界中的旧格局。对觉醒的青年艺术家而言,“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当代艺术依然是在游牧。

 游牧民族是无根的民族,但是换个角度来说,草原就是他们的根,他们只在草原游牧。对于城市游牧者来说,城市却未必是他们的根。但艺术家却对这种游牧状态十分适应,甚至是把自我放牧当成信仰。文艺复兴时期的佛罗伦萨、19世纪的巴黎以及现在的纽约、北京等等,基于各种原因或者历史机缘都成为了艺术游牧者的新草原。意大利是因为自由的空气,法国是因为历史的底蕴,纽约是因为无匹的富强。或许,城市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城市中谁在制造喧嚣,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么;国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国里空气是否也有迷雾和重霾,迷雾和冲霾如何消散;大约艺术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艺术家在做什么,艺术家看到了什么,艺术家将往何处。当代中国在经历了轰轰烈烈的大跃进以及十年动乱,文化草原趋于贫瘠,历史与现实被迫割裂,当代与未来更是镜花水月。青年需要游牧他方,以寻找和重建属于他们的核心价值观。故园游而易惊梦,因此,与其说是游牧中国,不如说是在中国寻找游牧的方向,寻找文化与艺术游牧的应许之地——根本不是“北上广”的问题,对于艺术家而言,反叛而非背叛,游牧而非流浪,这大概也是属于他们的“最后的浪漫”。

推荐 打印 | 录入:莫晓小 | 阅读:
相关新闻